快捷搜索:  3335  3384  as  創意文化園  test  萬通順達  中國重工  java

開縣頭條_第五代導演彭小蓮去世,意味著第五代導演中的上海一脈悲情辭別

電影導演彭小蓮去世,還是帶來給人一種震驚。

它講述我們第五代導演已經到了退出銀幕的時代了。

其實,在彭小蓮的電影學院的78級同學中,已經有好幾位導演離開人世。

第五代的開山人物張軍釗于2018年6月9日去世,終年66歲。

第五代中最具主旋律電影拍攝氣質的何群于2016年12月31日去世,年61歲。他執導的《烈火金剛》至今看來仍是戰爭影片中具有火爆視覺成績與英雄氣質混和的經典影片,在這部電影之后,中國電影再也不見了這部電影里最為突出存在的痛快淋漓的英雄質素。

2016年7月24日,第五代導演白宏去世,終年65歲。正如“橘生淮南為橘,生淮北為枳”相似的原理,分配到峨嵋電影制片廠的白宏在一系列當年峨影廠鎮靜、嚴峻而手法嫻熟的娛樂片中成立起了本人的名聲,而峨影廠也因為在娛樂片大潮中獲得了一位堅守的熱土,而受到電影界的矚目,當年在峨影廠崛起且擔任導演的韓三平能從西北進軍北京,成為中國電影界的炙手可熱的一個人物,不得不與峨影廠當年在娛樂影片中的樂成定位有著密切的關系。

而彭小蓮身上的標簽則是烙印著上影廠的粗淺符碼。

當年78屆的電影學院結業生分到上影的有三位,分袂是張建亞,江海洋與彭小蓮。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人,能從他們的同學中脫穎而出,分到上影,不得不看到他們身上擁有的特殊的背景。

他們的那些沒有背景的同學,顯然沒有這三個榮歸上影廠的同學們那么幸運。像張藝謀這樣的同窗同學,不能不繞道到遙遠地區的電影廠,在那里開始他們農村困繞都會的電影進程,而實際上,后來恰恰是張藝謀這樣的沒有硬正靠山的同學,樂成地攻下了中國電影界笑傲一時的上影廠,而先他們牢固進駐上影的同期同學,并無把他們的得意笑到最后。

我們先來看看彭小蓮及其它兩個校友的不能小覷的身份。

張建亞在文革期間被招進了上影劇團,在《歡騰的小涼河》中飾演一個“走資派”的角色,在影片中,飾演他的妻子的是臺甫鼎鼎的潘虹。他的父親曾經派駐日內瓦,家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日后他殺回上影,看起來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江海洋的父親是上海電影局的副局長,其父親江浚是一名電影演員,曾經在《聶耳》中飾演地下工作負責人。他分配到上影后,身上的人脈資源發揮了不言而喻的作用。

而彭小蓮,她的父親是彭柏山,曾經在解放早期擔任過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后來受到胡風變亂牽連,英年早逝,彭小蓮基本是在沒有父親關愛之下的環境里發展的,但她從電影學院結業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平反,回到上海的障礙基本已經消逝。

可以說,1986年的中國電影界基本是上影的天下,但這一年產生的不勝設想的幾起變亂累積在一起,卻鑿沉了上影這條船。

這一年最別樹一幟的變亂,便是朱大可發起的對上影廠的進攻。

朱大可

沒有想到上影廠如此不堪一擊,或者朱大可也點中了上影廠的死穴。但朱大可的不厚道的處所,是日后他為了證明本人的正確,意氣用事,不停死死地抓住謝晉在文革期間拍攝過一些順應時勢的電影,稱謝晉為四人幫電影的御用人物,便顯得氣量不夠。

這一年謝晉完成為了他的最后的絕響《芙蓉鎮》,也讓謝晉模式屈打成招地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范本。

發表評論
搜頭條聲明:該文看法僅代表作者自己,與本平臺無關。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魔幻大财电子游艺